今天是:
【中医药抗疫】河北启示:纾困在“关口”之前
阅读次数: 信息来源: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官方微信 发布时间:2021-04-07 10:25 [字体:  ]

作者:中国中医药报记者
罗乃莹


3月30日,云南瑞丽再现疫情,随后实行封闭管理。警铃再响,提示我们在常态化疫情防控中也要时刻绷紧这根弦。河北1月疫情防控的中医药方案无疑可以为各地提供借鉴。中医药第一时间参与救治,对隔离人员、无症状感染者采用中药早期干预,提高防控效率的同时节约防控成本——


一月,河北疫情在石家庄、邢台等地局部聚集性暴发。省会石家庄迅速采取阻断措施,这座人口超千万的城市采用了最严厉的管控措施,开展全员多轮核酸检测,累计对超三万人进行隔离观察。石家庄的疫情一度让人们绷紧神经。


全城封闭管理,对密接、次密接人员集中隔离观察,阻断措施在逐步缩小“包围圈”的同时,犹如放闸蓄水,闸内水压升高,风险随之加大。


防治新冠肺炎,防在治之前。面对无症状感染者和隔离人员累积的状况,如何纾困在发病“关口”之前,最大程度地降低医疗挤兑的风险,降低防控成本?河北一月为疫情防控提供了更为完整的中医方案。


不确定性的考验


1月2日,河北省出现1例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疾控流调人员紧随其后排查与确诊病例关联的密接、次密接人员。


哪怕只有一个病例,但不知源头从何而来,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很大。距离首例确诊患者出现两天之后,1月4日开始,河北确诊病例数迅速上升到十位数,并在1月中旬达到高峰,5天单日确诊超过80人。


然而,不断涌现的确诊病例背后,还有人数更加庞大的密接、次密接人员。


冬季后,北方农村进入农闲时节,婚丧嫁娶和走亲访友频繁。人员的大范围、远距离流动让疫情防控的成本和压力陡增。根据1月21日石家庄市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介绍的数据,石家庄市启用了458个隔离点,对超过34000人进行集中隔离观察。


与此同时,流调记录显示,部分确诊患者从首发症状到核酸检测为阳性的时间超过14天,个别确诊病例从集中收治到核酸检测为阳性的时间甚至超过了20天


一方面是庞大的隔离人数,另一方面是潜在的感染风险,不确定的隔离人员成为摆在疫情防控面前的一大考验。


不确定性的担忧,也指向无症状感染者。


“无症状感染者虽然还没有明显的临床症状,自身免疫力暂时处于上风。但如不干预,就始终存在7~12天发生突然加重的风险,临床上已多次发生。如果及时正确治疗,将迅速帮助患者抵御病毒侵害,避免造成伤害和后遗症。”河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中医药防控专家组专家、河北省中医院呼吸一科主任耿立梅表示。


梳理确诊病例的行动轨迹后不难发现,石家庄市疫情防控各项措施实施后,新增的确诊患者基本都是从集中隔离点中检出的。石家庄市卫生健康委中医处处长邢志宏认为:“这一方面说明防控措施及时有效,效果良好;另一方面提示我们,必须关口前移,加大干预力度,不能坐等发病。”


中药早期干预纾困


从隔离人员到无症状感染者再到确诊患者,每一个“关口”都是一道“坎”,只有守住了前一道关,快速阻断疫情发展,才能减轻下一道关的压力。


“武汉经验提示我们,不光要看到已经确诊的病人,还要看到可能会被感染的人群,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切断疫情发展。” 中国中医科学院特聘研究员葛又文认为,防控、隔离可以阻断病毒传播的外环境,而人体内环境可以通过中药解决,“这两个都解决了,疫情就可以控制。”


1月19日,石家庄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发布《石家庄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医药防治方案》,邢台市也在21日参照修订了防治方案,河北由此建立起从隔离人员、无症状感染者到确诊患者的中药早期干预防治网络。


中药早介入、早干预兜住了疫情防控风险之“底”,精准选方则是防治方案奏效之“基”。


海军军医大学张卫东教授团队对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新冠肺炎诊疗方案中的方药进行研究发现,“清肺排毒汤”作为诊疗方案中治疗各型新冠肺炎患者的唯一通用中药方剂,具有免疫调节、抗感染、抗发炎和多器官保护等作用。


该研究表明,“清肺排毒汤”可通过多成分、多靶标对机体起到整体调控作用,对新冠肺炎从病毒入侵、病毒复制到继发炎症因子造成多器官损伤的整个通路发挥作用,从而在改善治疗临床症状、避免或缓解炎症风暴的同时,调整改善身体内环境,增强清除病毒能力,降低复感复发风险(论文发表于《Phytomedicine》)。清华大学程京院士团队通过对125个方剂以及其中的166味中药进行研究,从抑制炎症因子风暴与改善免疫抑制两个途径,阐释了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的免疫调节机制,其中具有抑制炎症风暴作用的98个中药中,“清肺排毒汤”排名第1(论文发表于《Signal Transduction and Targeted Therapy》)。


时间回到2020年初,耿立梅在河北率先试点使用“清肺排毒汤”救治新冠肺炎患者,“普适、速效、决胜”,“清肺排毒汤”一度给处在焦虑中的耿立梅带来信心和希望。一年间,“清肺排毒汤”已在全国28个省市广泛使用,成为目前使用面最广、使用量最大、使用效果最好的中药方剂。


“我在湖北武汉抗疫期间,就一直使用‘清肺排毒汤’对患者进行治疗,效果很好。”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张忠德在2020年初带领广东中医接管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雷神山医院多个病区。在邢台,“清肺排毒汤”再次成为张忠德高频使用的重要方剂,“一个83岁的女患者大便不通,湿热化燥,气阴两虚,我们在‘清肺排毒汤’基础上,辅以针灸治疗,患者从危重症转为重症,由重症转为普通型,恢复良好。”


发热是新冠肺炎的一大凶险之处。临床上只有迅速控制发热,才能阻止病情继续加重。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疗救治专家组成员、广安门医院呼吸科主任李光熙临床观察发现“清肺排毒汤”退热效果显著,“石家庄市人民医院21日有29人发热,19日起部分发热患者开始服用‘清肺排毒汤’煎剂,到22日服用比例达90%,发热患者随即显著减少。”


河北疫情发生后,耿立梅再次看到了“清肺排毒汤”更广泛的应用价值。“清肺排毒汤”(半量)覆盖了石家庄市和邢台市全部的隔离点,仅有幼儿、孕妇等特殊人群及部分人员根据本人意愿没有服用,超90%的隔离人员自愿服用了“清肺排毒汤”。中药干预效果立竿见影,隔离点阳性患者检出人数快速下降。


“在集中隔离人员干预、无症状感染者和确诊病例治疗中普遍使用‘清肺排毒汤’,有效阻止密接人员向阳性患者转化,有效阻止无症状感染者向有症状、重症甚至危重症转化。”河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成员、副主任段云波表示,中医药早介入提高了治疗效果,与此同时,隔离人员服用“清肺排毒汤”的成本为每人每天14元,共服四天,“清肺排毒汤”的早期使用在提高救治效率的同时有效降低了救治成本。中医药干预纾困成为河北此次抗疫的有效经验。吉林省、黑龙江省也修订出台中医药防治方案,优先使用“清肺排毒汤”。


中国中医科学院特聘研究员葛又文表示,中医药治疗流感等疫病,如果病因病机分析透彻,遣方用药合理严谨,就会1天见效,3天扭转病情,一周左右基本痊愈。否则就说明方不对症。虽然核酸转阴作为西医指标有其自身规律,但只要临床症状得到控制和改善,患者就没有危险了。对于疫病的预防,与治疗思路应该是一致的,区别仅在于用药时间和用药量。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司副司长陈榕虎表示,武汉疫情发生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2020年1月27日紧急启动了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有效方剂临床研究,鉴于武汉当时的救治情况,“既病防变”迫在眉睫,必须优先保障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和药品使用,因此2月6日公布“清肺排毒汤”处方和用法时不建议普通公众预防使用。作为治疗用药,“清肺排毒汤”的显著效果已在临床救治中得到充分验证。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变化,“未病先防”和“病后防复”成为疫情防控的重点难点。与此同时,“清肺排毒汤”改善内环境、降低感染和复感复发风险的作用机制也在基础研究中得以证明和阐释,“因此,我们现在会重点关注密接人员、次密接人员以及无症状感染者等群体,将‘清肺排毒汤’用于预防,以便能用最小的成本、最大程度地降低疾病发生的风险,把‘火’灭在‘关口’前。”陈榕虎说。


编辑:董俊彤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主办单位:亳州市药业发展促进局 Copyright(c)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9011819号
网站标识码 3416000042 联系方式:0558-5198808 网站地图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01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