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工作动态 / 行业趋势
疫情影响产业(3)| 全球原料药供应透视,五类出口或迎短暂爆发期!
浏览次数:805 信息来源: 医药经济报发布时间:2020-04-07 08:34


  当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全球有蔓延恶化之势,这不可避免对我国原料药的国际供求关系造成多方面的影响,其中既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或可助推我国部分原料药出口出现一波爆发式增长。

  

  

原料药供应透视

    

中国:

复工率普遍达七八成,供应相对稳定

  

  我国新冠肺炎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各地复工复产都已如火如荼的开展,包括原料药和上游化工中间体企业在内,复工率普遍达到七八成以上,国内物流也逐渐恢复正常,上游化工原料短缺明显缓解,原料药企业产能利用率逐渐提升,耽误的外贸订单陆续交付通关并运送。连湖北省企业复工率也达到一半左右,湖北省主产的原料药品种牛磺酸、甲硝唑、维生素B1等也在加紧生产中。可以说,我国原料药企业的逐步复工复产将能够保证对国际市场的稳定充足供应,这也是我国对于全球抗疫事业的有力支撑。3月6日,世卫组织也表达了对中国原料药能够持续供应的信心。根据美国药典(USP)的标准品订单数据,中国从2月中旬开始对USP标准品的需求逐渐恢复,这也间接表明我国原料药生产已逐渐恢复。

    

印度:

限制13种原料药及其制剂出口

  

  作为原料药另一生产和出口大国,印度为保证在疫情期间优先保障国内供应,3月3日宣布限制包括扑热息痛、替硝唑、红霉素、克林霉素在内的13种原料药及其制剂出口。不仅限制出口,印度企业甚至加大了向中国询价和采购原料药的力度,甚至连印度政府也开始帮助企业从中国采购原料药,例如前不久印度政府包机从中国空运6吨原料药给Cipla。印度限制部分原料药出口必将造成全球供应紧张,这一举动也引发了欧美客户的不满。近日美国已经向其药企发出警告,提醒他们尽快寻找能够替代印度的原料药来源。

    

欧洲:

当地原料药正常生产受疫情波及

  

  欧洲作为全球原料药的重要生产基地,主要生产高附加值的专利药原料药及结构复杂的特色原料药,供应当地和全球市场。为保障工艺的连续性和质量的稳定性,不少跨国企业在我国生产原研制剂所需的原料药绝大多数来自欧洲,例如辉瑞的阿托伐他汀钙、罗氏的吗替麦考酚酯、施贵宝的盐酸二甲双胍和恩替卡韦、拜耳的阿卡波糖、罗氏的头孢曲松等等,均是我从欧洲进口的主要原料药品种。近期随着欧洲疫情的快速蔓延,各国陆续采取封城、封锁边境等措施,工业企业的生产也受到了一定影响,欧洲当地原料药的正常生产也难免受到波及。

  

  此外,受疫情影响,各国间航班大幅减少,船公司推迟或取消部分船次,陆路运输检疫和管制措施增加,导致国际物流受限,运力严重不足,原料药运送时间延长,运费增加明显,表现为原料药供应紧张,价格上涨。

  

  

五类原料药国际需求增大

  

  我国新冠肺炎防控的成功经验获得了全球普遍认可,我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也将提升相关药品包括原料药的国际市场需求,其他与肺炎防治直接相关药品的需求也将增大,我国相关原料药的出口或将迎来短暂的爆发期。

  

  一是抗病毒类原料药。我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直接推荐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的阿朵比尔、利托那韦、利巴韦林、磷酸氯喹,及近日科技部建议纳入诊疗方案的法匹拉韦,其原料药在我国均有企业生产(部分受专利等限制可能无法出口)。此外,还有一些抗病毒药因用于治疗流感、艾滋等,市场需求也会有所增长,如奥司他韦、达芦那韦、阿昔洛韦等。2019年我国抗病毒类原料药及中间体出口金额约6亿美元,阿昔洛韦、拉米夫定等出口金额较大,利托那韦、利巴韦林、磷酸氯喹、达芦那韦等出口潜力较大。

  

  二是抗生素类原料药。抗生素用于联合治疗新冠肺炎引发的细菌感染,预期未来用量也较大。我国是抗生素类(含化学合成的抗菌素)原料药生产和出口大国,2019年出口额约40亿美元,青霉素类、头孢菌素类、大环内酯类、氯霉素类、硝唑类及广谱抗菌素培南类等均是我国重要出口品种,在全球占据较大出口份额。由于印度限制了红霉素、氯霉素、硝唑类原料药出口,预计国际市场对我国抗生素原料药的需求将有较大增长。

  

  三是解热镇痛类原料药。在以发烧为主要表现特征的新冠肺炎治疗中,退烧药是不可或缺的药物。我国是扑热息痛、布洛芬、安乃近等解热镇痛类原料药的主要出口国,2019年出口额达到6.4亿美元,此外还大量出口对氨基苯酚等相关中间体。不过,由于近日法国卫生总署表示布洛芬、甲芬那酸等非甾体抗炎药可能有加重新冠肺炎病情的副作用,对相关药物的需求可能产生一定抑制,而安乃近在欧美等市场早已禁止不用,预计国际市场对安全性较好的扑热息痛的需求将出现较大增长。由于该原料药及其中间体主要由中国生产,且印度已限制该原料药出口,我国扑热息痛出口预计将迎来一波显着增长。

  

  四是维生素类原料药。维生素类物质被普遍认为能够增强体质,在疫情期间其需求也可能增加。2019年我国维生素类原料药出口额为27亿美元,但出口均价下跌了21%。受欧洲疫情影响,德国巴斯夫、荷兰帝斯曼、法国安迪苏等国际维生素巨头均有停产可能,国际市场相关维生素产品价格已普遍上涨。在经历过去年的价格下滑后,我国维生素类原料药的出口迎来了量价齐升的机遇期,企业利润将重回合理水平。

  

  五是激素类原料药。在重症患者治疗中,糖皮质激素也有使用的可能性,如甲基泼尼松龙、氢化可的松、地塞米松等,相关原料药的需求也有增加的可能。2019年我国激素类原料药出口额达8.9亿美元。

  

  

辩证看待原料药出口机遇

  

  除了供求关系的变化,政策也在为原料药外贸事业发展保驾护航。为贯彻落实关于稳住外贸基本盘的总体要求,商务部、海关总署、财政部等部委推出了多项利好举措,促进企业复工复产,提供贸易融资便利,加强出口信保、出口退税、法律援助等支持,提高通关效率,保障外贸的正常进行。3月17日,财政部下达《关于提高部分产品出口退税率的公告》,明确于3月20日起提高1400余项产品的出口退税率,其中包含原料药产品135项,例如扑热息痛、阿司匹林、布洛芬等解热镇痛类,巴比妥、佐匹克隆、芬太尼等精神类,磺胺嘧啶、新诺明等磺胺类,可的松、地塞米松等激素类均位列其中。

  

  但是,在把握好这次机遇、利用好相关扶持政策的同时,我国原料药企业应辩证看待疫情对出口的作用,立足于自身优势,从行业大局出发,维护我国原料药行业竞争优势和国际地位。

  

  一是避免恶性竞争。2019年,我国有1.2万家企业经营原料药出口业务,出口企业数量近年来一直在持续增加中。疫情引发的部分原料药需求增大和政府出台的稳外贸优惠政策会吸引更多企业关注国际市场。企业应做好市场需求和竞争态势分析,在国际竞争中保持合理利润,避免同质化恶性竞争,以防伤害产业、伤害市场。

  

  二是注意市场风险。随着国外疫情蔓延,国外客户因疫情拒收货物或不清关、因在家办公而无法付汇或拒付货款的风险加大,客户可能引用“不可抗力”的法律规定或合同条款进行解释。企业应做好风险评估、客户沟通等前期工作,对于新客户新订单应注意防范风险。

  

  三是避免短期行为。疫情蔓延时间难以预测,市场需求增长也是暂时的,企业应避免因当前需求增加追求短期效益而盲目启动新建生产线、新增注册认证等临时性项目,否则一旦未来竞争者重新进入市场,短期的投入很可能尚未见到成效就面临失去市场的局面。出口涨价也应适度,切勿囤积货源恶性涨价伤害市场。

  

  四是做好长远打算。3月19日,美国国会议员提出法案限制中国原料药进口,赛诺菲宣布打造全球第二大原料药公司并进行商业化运作,印度也为国内原料药发展提供各种扶持……凡此种种,均表明各国正致力于原料药供应“去中国化”,疫情或将推动全球原料药产业结构发生调整,引发全球药品供应链重塑,中国未来在国际原料药市场的地位有下降的可能。企业应积极争取长期订单,做好资本积累、产品拓展和技术更新,为未来新的国际竞争局面做好准备。

  

■编辑 刘卉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主办单位:亳州市药业发展促进局 Copyright(c)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9011819号
网站标识码 3416000042 联系方式:0558-5198808 网站地图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0129号